半左撇女孩

驟雨

       雨天,斗大的雨點不停的落下,俐落的打在雨傘上,彈起、飛耀、灑落。酒紅色雨傘的主人此刻的心情跟雨勢剛好相反,平靜的不行。不知道為什麼內心可以這麼毫無波瀾,在被客戶摔掛電話以後、在接住主管扔到自己臉上的企劃案以後、在茶水間聽到同事的閑言閑語以後⋯。

       好像這樣的人生從來不是自己的,該努力的自金容仙懂事開始一天沒有落下過,該面對的也從來不推卸,但該爭取的⋯似乎就是少了些什麼動力,慣於了溫柔乖巧、逆來順受。肩上揹負的東西猶如這些化不開的雨點,直直的重重的垂落下。她仍舊平靜的走在雨與傘的叢林間。傘叢間突然閃入一個好看的側臉,修長的手指劃過金容仙的手背,接下紅傘的傘托。

       還來不及反應,傘被接過!拉起一抹微笑對著金容仙「雨太大了,可不可以借我躲一下!很美⋯傘,很美!」一秒吃驚後,金容仙才緩了過來「可以,往車站嗎?」「對,跟你一樣,往車站」雖然有些不解怎麼知道自己也往車站,金容仙沒有開口問,依舊靜靜的走著,但卻注意到了身旁人把傘完全側向自己的貼心舉動。到了車站,收了傘,她沒有急著將傘還給金容仙,反而盯著她咧嘴一笑「今天真是太謝謝妳了!妳好,我叫文星伊,想跟妳做個朋友!」

       雖然覺得突然,但卻不討厭這樣的笑容「不客氣!妳好,我叫金容仙!」

       這場雨中的邂逅並沒有立刻結束,原來兩人回家的路線一致,同站下車,分別住在相隔不到五分鐘的社區,公司也在同一區,性質也是相似的行銷企劃公司。諸多巧合讓幾乎頹靡一整天的金容仙沒想到可以跟一個剛認識的人斷斷續續聊這麼多,大概是太久沒有親近過任何人了吧,但是文星伊說話的方式一點都不客套,卻又不是那種裝熟似的熱情,不慍不火談吐讓人很舒適,即使才剛認識一個小時不到!

       分別之際,兩人交換了聯絡方式,文星伊說想約她之後喝個咖啡,因為要好好謝謝今天的’傘情’金容仙沒有拒絕,沒有拒絕想再次見到眼前的人。在金容仙轉頭離開時,文星伊喊了她「容仙xi,雖然不知道什麼事讓妳看起來不是很開心,但是凡事都應該可以跨的過去,就像雨後會有彩虹,不要把不開心的事情放在心上太久!啊⋯對不起,我不是故意假裝瞭解妳,只是覺得妳笑起來會很美的,晚安了,改天見!」

       轉身,眼淚滴落!剛剛文星伊那幾句話好像安慰到自己了!驟雨漸漸趨緩,彩虹暖暖在心底上升。

       那天後,星伊常常中午來找自己一起吃飯,一起分享這個可以喘一口氣的午休時間,忙碌到不能用餐的日子也會偶爾在下午收到星伊的咖啡與三明治,「只能讓工作壓榨我們的腦子,可不能讓胃也賠上了」她常常在送的咖啡杯上留些打氣叮嚀的字句給容仙,每個杯子容仙也都珍惜的拍下了照片洗了出來放在床頭,沮喪的夜晚只有看到這些清秀的字跡,就會想起那好看的微笑!

       星伊喜歡戶外活動,休假日她們偶爾也會騎著單車、或是放放風箏。雨天也會相約喝個咖啡、逛逛書店。有人陪著、有人分享的日子,跟以前完全不一樣了,雖然平凡,但內心的波動卻慢慢加劇,會開始期待一些什麼、開始擔心一些什麼,開始心上掛著一些什麼!雖然容仙好像還沒搞清楚這一些是什麼⋯。

       有同事發現原本沈默寡言的金容仙好像變得開朗了,「Solar,妳最近看起來好像蠻開心的,交男朋友了嗎?常送咖啡的那位嗎?」「不是男朋友啦,是一個關係很好的妹妹,公司剛好也在附近,外出順便幫我帶一杯而已。」原來是這樣嗎?容仙突然好像醒了過來,原來期待的是,一句星伊的問候。原來擔心的是,星伊她也是否吃飽、工作有順利嗎?原來掛念的是,星伊的笑容啊⋯。這些油然上升的想法,似乎讓金容仙有些慌張⋯!

       其實文星伊很早就注意到金容仙了,車站前、電車裡、小區裡的便利店、公司附近的小食堂,早上清爽的氣息與妝容、中午嫻靜的沈思、晚上疲憊的臉龐,還有應酬後歪歪顛顛的步伐。雖然只是數面之緣的巧遇。不知怎麼著,這些一幕一幕的都讓她在意了起來,她一直想著,這女孩的圓圓嫩嫩的臉蛋,清秀不靠化妝也精緻的五官,笑起來,一定很美⋯,很想這麼告訴她。

       慣於鴕鳥心態的金容仙在發現自己心情後,開始對文星伊日常的接觸閃躲著。拒絕午餐的碰面、假日的邀約、關懷的簡訊⋯。雖然沒有談過戀愛,但是從學生時代開始身邊不乏追求者,她明白自己對文星伊的感情不只朋友那麼簡單,發現這樣的感情她有點無所適從,也害怕被文星伊發現。比起自己躲開,她更怕文星伊主動遠離她,她不想因為自己的感情而失去她,這短短相處的日子裡,她已然成為她的彩虹,她害怕由自己親手劃破這溫暖。

       文星伊也不是傻瓜,理所當然發現了金容仙的躲避,只是她不明白是什麼緣故,她一度以為自己做錯了什麼,畢竟容仙是個認生的人,也很有可能是自己太快侵入她的生活,踩踏了她的防線⋯現在這樣的局面讓文星伊很喪志,她不知還有沒有機會再接近金容仙了,那個笑起來像太陽的歐膩、那個認真倔強卻又脆弱讓人想保護她的歐膩、那個不擅表達情緒卻體貼細膩的歐膩。隨著接觸的越深,她投入的不再只是好奇,她對她有好感⋯是的,她對她有極度的好感,會想佔有的那種好感!

       又是一場驟雨,金容仙依舊是那把酒紅色的雨傘,一個跨步文星伊踏入傘下,一把摟過金容仙的肩並接過傘托,「歐膩,又要借搭妳的傘了!」又是那一抹微笑、又是那清爽的氣息⋯好像一時失去了言語的能力,身旁的空氣壓抑著濃濃的尷尬。整段路上兩人沈默不語,好像誰都沒有立場先開口,彼此比初次見面還要陌生。容仙送到星伊樓下轉身欲離去時,手臂被星伊拉扯住,轉身看向星伊的眼矇,頓時讓容仙的心跳漏了一拍,滿溢情感的眼神,就如同自己的一樣。星伊從剛才就在忍耐了,一直想著怎麼打破這樣的僵局,最終還是沒能在容仙離開時忍住,伸手抓住,害怕失去的抓住。

       金容仙眼眶微微泛紅,看得文星伊心緊緊揪了一下,眼眶也跟著泛紅。「歐膩,是不是我讓妳不開心了?如果是可以不要生我的氣嗎?我不想要跟妳這樣尷尬,妳是我很喜歡很在意的歐膩」⋯很喜歡⋯很在意,應該跟自己對她的喜歡在意不一樣。「沒有,星伊啊!不要多想了,我只是最近比較忙⋯」客套的推託之詞讓星伊一下子委屈湧了上來「騙人!雖然妳沒有明說我也感覺得出來妳故意疏遠我⋯我知道妳在躲我,可能我有做錯了什麼,但我實在不想這樣就被妳推開,我⋯我好害怕身邊沒有妳。」

       容仙的腦袋好像被敲了一下,重重的「⋯這是什麼意思?」「歐膩只把我當妹妹吧,所以即使認生還是非常配合我,不喜歡外出還是陪著我去郊外,吃東西也是順著我的喜好,看電影也是讓我挑喜歡的片⋯但是其實我也很想配合歐膩,想要妳對我任性的撒撒嬌,想要常常看著妳笑,也想要陪著妳開心⋯我⋯我喜歡妳!不是單純朋友的那種喜歡、很喜歡的那種喜歡!」

       金容仙聽完這番告白,她矇了!是跟自己一樣的喜歡!她有獲得的資格嗎?像一道光芒降臨在自己身邊,伸出握傘的那雙手彷彿像是握住了墜落中的自己,體貼、溫柔、無微不至,卻因為自己不敢面對的感情,自私的推開文星伊,這段時間讓她處處碰壁、節節退敗。失落的語氣、無奈的笑容盡入眼底,仍舊對她的無奈視而不見。每天下午還是會收到寫了字條的咖啡,只是怕自己不肯收,還委託了店家送來公司⋯。到底怎麼忍心這樣對她?她的心意應該是顯而易見的,卻被自己給糟蹋了!

       「歐膩,我還是給妳帶來負擔了⋯原本想藏著不說出口讓妳困擾的,但越被你疏遠就越害怕連當朋友的機會都沒有,也越無法控制自己的感情⋯歐膩對不起了,以後我會自動消失的,妳要好好的,多帶著妳的笑容,妳真的很美!」

       「不要走!」容仙的眼淚落了下來,聽到這些告白心都揪了起來,她終於明白自己沒有辦法失去她,這段時期對於星伊的感情已經遠比想像的深!她走向前抱住了她,緊緊的。文星伊愣了一下才反應過來把金容仙圈進懷裏。這個擁抱很長,眷戀著對方的氣息與心跳,沒有言語卻完全能夠感覺對方的情意⋯。很久,金容仙才緩緩退出這個懷抱,「星啊,對不起讓妳傷心了,是我沒有看清你對我的好,是我不夠勇敢面對妳也面對自己,我有很多缺點,這樣也沒關係的話,讓我喜歡妳吧!文星伊!」

       雨不知何時停了,兩個相擁的身影旁垂落著紅傘⋯灰暗的天空彷彿看得到螢虹閃過⋯

一輩子,有毒!

       高中以來,她們就一直是好朋友了!一起上課、一起同路線搭車下課、一起上同一間補習班、一起參加同一個社團⋯已經不記得是怎麼越來越接近,越來越一起的了。只記得這樣的日子很美好,在別人的眼中也覺得兩人一起是應該的!

       有天金容仙看到雜誌介紹現在時下流行的塔羅牌,想也不想就打電話預約了兩個人一起去算算。但文星伊向來就是那種只相信眼前擁有的,不相信未來無法掌握的。她跟容仙說「怎麼可能算塔羅這種東西就可以知道未來,就算先知道了,我們不就失去體會過程的快樂,只會等結果了嗎?」容仙笑嘻嘻的說「就是想要去體驗一下嘛!況且,我們辛苦的高中生活必須也要讓我們知道以後是不是真的跟我們的努力成正比啊」她露出溫暖又傻氣的微笑,讓星伊總是難以拒絕她的所有。

       大概就是這樣她們才會在上了高中認識不久,就馬上成為了好朋友,很好的那種。她們分享彼此的筆記、讀書心得、課外讀物、上課時間、下課時間、愛吃的食物、喜歡的音樂、彼此的衣服鞋子⋯到彼此的親暱。容仙像是太陽給予星伊光明跟溫暖、還有無限的寵溺。星伊像是潮汐給予容仙包容跟安慰、還有無限的溫柔。一旦習慣了對方就無法失去,還會更想擁有、還會更想獨佔這份只屬於自己的甜膩。她們心裡都很清楚對方不會是別人的太陽跟潮汐,只有對自己!即便在這個情愫才剛萌芽的年紀,忍不住的彼此吸引靠近。

       塔羅牌沒有告訴她們能不能考上好大學,卻為她們預告她們會當好朋友很久。還告訴她們以後年紀大了日子會過得很好,告訴容仙會嫁給很疼愛她的人,會帶著她到處旅行!而塔羅牌告訴星伊她將來會是個有錢人,存款會超過千萬⋯但是55歲那年絕對不能搭飛機,因為會墜機⋯。

       聽完了塔羅牌的預測,兩人久久不能自己,星伊心頭的緊帶出了喉嚨與鼻子的酸,果然要長大的話還是要面對這一天的,她無法獨佔炙熱的太陽,她終將會屬於別人,雖然這是常理不需要事先適應,但希望一輩子都不要走到這天,她無法把這份重要的美好出讓!

       容仙卻是慌張的拿出記事本認真的寫下什麼,「星呀,我記性不好,記事本每年都要換一本的,你一定要牢牢記住啊,我們55歲的時候絕對不能搭飛機出國玩,一定要提醒我每年換記事本就把這件事先寫上」
「我們?出國?」
「對啊,塔羅都說妳以後是個有錢人了,不該帶我出國嗎?」
「到五十幾歲還要一起出國嗎?不是應該跟疼愛妳的老公去?」
「星啊,我還沒想過這些,但塔羅牌明明說了我們會一輩子在一起,難道妳有錢以後就要丟下我嗎?」
「⋯一輩子嗎?」
「是啊,這個我有想好,我想賴妳一輩子!」
「容啊,這個一輩子,有毒啊」

          飲下這個毒,在星伊心裡好久好久⋯。




———————————————————————

第一次發文獻醜了,因為太喜歡MAMAMOO,太想留下自己的心情,留下對日月的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