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左撇女孩

少年

那年,我的心給了一個女孩,太潔淨的氣質讓她看起來像是個少年,她是文星伊。


她的座位在我的右後方,這樣上課的視線應該會經過我吧,她有注意到我嗎?


雖然對愛這件事,我還模模糊糊的。但那種相互吸引的感覺,我還是知道的。像漫畫裡男女主角那樣在一起,我想我是嚮往的。


對我示好的男孩,他們說喜歡我,但似乎不是我想要的那種喜歡,我沒有想要交出我的心。或許我還太年輕。我寧可只在小說裡體會我沒有嘗試過的戀愛情節。


看見她的第一眼,太清澈的眼睛勾著我的心,大家說她很帥,但我卻覺得她很美。擁有一種很乾淨的美。


越來越被星伊吸引,我的目光總忍不住跟著她。雖然座位很近,但我找不到開口的理由。也無法突破那些想親近她的人。我試想為自己找個機會,但薄臉皮讓我跨不出去。


直到滑輪課老師要求每位同學在學期末前,都要獨立溜完五十公尺才及格,我突然有了接近她的機會。


當我被星伊牽起手,托起手肘,運動白癡的我突然以為自己飛上雲端,由她引領著我向前,有一種飄飄然的錯覺。


直到我失去重心撲向她的那一刻,方才感覺回到人間。幾乎整個人壓在她身上,同時她掩手保護了我,沒有讓我的身上有任何一點的擦傷。

”文星伊,妳還好嗎?對不起,我壓傷妳了”我脫口喊出她的名字,那個我偷偷默念過好多次的名字。

”沒事沒事,妳有摔到哪嗎?”

她看起來好慌張,我想她是真的擔心我。看著她緊張的神情,我忍不住笑了,我可是貨真價實的運動無能,挺耐摔的!

“不會的,第一次這樣已經很不錯了。考試前我一定讓妳及格,包在我身上。”她堅定的向我保證。


我們都笑了,那時的笑眼裡我們彷彿只看得到對方眼裡的自己。


有了這個契機以後,我們成了好朋友。


養成了一樣的習慣,很相似的食性,很相近的喜好,還有好多共同的秘密。既使在一起的時間已經很多,我仍然會在見不到的時候想著星伊。這是我唯一不敢說出的秘密。


背對著她的課堂間,想她。剛分別的家門口,想她。剛結束的手機通話,想她⋯不知什麼時候養成的習慣,只要不在眼前就想她。我想我是喜歡上星伊了。


感情原來是種奇妙的東西,它確實讓人抓不住。因為我條列不出喜歡上星伊的理由,但腦袋禁不住證明的只能跟著心走。一直被本能拖著走的我,事實上在心裡天人交戰。


沒想到在我還沒想承認喜歡星伊以前,就迎來我們初吻的那天。為了報復她平時的捉弄,我逮到機會搶走她手上的牛奶,大口喝光。洋洋得意對她說“被我喝光光了,傻瓜。”

”傻瓜應該是妳。”

被碰上的嘴唇⋯溫熱的舌尖⋯

”這不就回來了嗎?”星伊背對陽光,我看不見她的表情。

我沒有辦法反應,但事實上腦袋已經翻轉了不知幾圈。不只是動心,我,動情了。


不想承認,又不想在她面前丟臉。響起的上課鐘,適時的救了我。


整堂課我連大氣都不敢喘一個,我需要點時間平復,因為我還不知怎麼面對星伊。


一整個下午我陷入了自己的沈思。深怕讓我動情的吻只是因為覺得好玩,只是又想捉弄我。我思考著該怎麼逃避,我還沒弄明白她的心思。我害怕她跟我道歉。


終於,放學前我決定了。我假裝沒有什麼事發生。至少我可以維持現在的平衡。


我們都有默契的絕口不提那個吻。


依舊是好朋友,依舊是女孩間頻繁的肢體接觸。我不停在試探星伊。我肯定她喜歡我,但沒有把握是那種喜歡。我在等她給我點什麼,而不是錯覺。


我們不停遊走在曖昧邊緣,好像在試探對方的底線。星伊的氣質讓她在人群裡獨樹一格,但她本人似乎沒有這樣的認知。她善良又溫柔,我實在沒有辦法跟別人分享這份溫柔。


好多次都快對她脫口而出,我想獨佔星伊這份溫柔。


隔壁班的男生?我對他的印象模糊。事實上心裡有了星伊以後,我失去了對周遭的敏銳,對周邊的人、事、物都不太在意。因為我有更在意的東西。

“容仙,他很不錯耶,功課好人緣也好,還是他們班上的模範生呢,怎麼一點感覺都沒有。做個朋友而已嘛,怎麼只跟文星伊玩一塊,難不成妳們同性戀嗎?”班上的女生對著我們倆開玩笑。


這個玩笑,一棒敲醒了我。我真的對周遭太不關心了,以至於忽略別人看我們的眼光。我不要別人用這樣的字眼訕笑星伊,她的感情應該要是崇高聖潔的。

但,那卻是我唯一沒辦法給她的。


我躲開了她,假借聯考的名義。星伊應該回到她正常的生活。或許碰到一個好男孩、或許結婚、或許生子⋯天啊!我沒辦法再想⋯


我每天強迫自己唸書,題目刷了又刷,單字背了又背。我只能這樣填滿自己避免胡思亂想。避免星伊又在我腦袋裡遊走。


我成功考上第一志願。我的淚停不了,這個分數是用星伊換來的。我害慘了她。我明明知道她是喜歡我的,卻選擇這樣對她。


我真的很卑鄙吧。自己沒辦法面對的世俗,賠上我和她之間最純粹的感情。


我急著想見她。我怕她恨我。卻又希望她恨我。


沒有出乎我的預料。仍舊是那個溫柔的星伊,包容我所有自私跟任性的星伊。看著她眼裡的欣喜,我忍不住緊緊抱著她。


我哭得嗯嗯啊啊,拼湊不出完整的句子。我想說的好多⋯星伊,我好愛妳,妳知道嗎?


但那道高牆還是堵著我的嘴,堵著我的心。


我還面對不了。我不夠資格回應她的感情⋯。


多年後,我仍舊記得那個輕吻,也仍舊記得分離時的擁抱。沒有辦法再像愛上妳那樣喜歡別人,這是我活該應得的懲罰。


每當我想起這個名字,我還是忍不住淚水。


文星伊,她是我這輩子唯一的愛。

那個佔據我整個年少的少年。






年少

那年,我喜歡上一個女孩,座位在左斜前方的女孩,她叫金容仙。


故意把位置選在她的右後方,是因為老師們的板書都習慣寫在黑板的左半邊,這樣我就可以肆無忌憚看向她。看著她粉嫩的臉頰肉。


認識容仙以前,對於喜歡這件事,我還有些懵懵懂懂,至少我確定我並沒有喜歡過上誰。


身邊還是有男孩或女孩來跟我示好、起哄,但沒有什麼特別吸引到我的,我仍舊只專注在遊戲上,還有我的滑輪上。


想起第一眼見到的她,只有”漂亮⋯”兩個字了,沒有其他。


隨著目光被容仙吸引的越來越多,認生的我急著想接近她是不可能的,所以開始在班上力求表現,希望她也能注意到我。


直到滑輪課老師要求每位同學在學期末前,都要獨立溜完五十公尺才及格,我突然有了接近她的機會。


當我牽起她的右手,手腕托向她左手肘,一起緩緩的移動,像在跳交際舞一樣。她因為緊張,將全身的力量都交給我。


在容仙撲向我的那一刻,我摟住她的腰護住她的頭,讓她倒在自己身上。

”文星伊,妳還好嗎?對不起,我壓傷妳了”我暗自欣喜她喊了我的名字。

”沒事沒事,妳有摔到哪嗎?”

對著我驚恐的臉,她卻笑了起來,說自己真笨,一點運動天份都沒有。

“不會的,第一次這樣已經很不錯了。考試前我一定讓妳及格,包在我身上。”我信誓旦旦拍著胸脯。


她又笑了,直直的笑進了我的心。


從此以後,我們除了練習滑輪,也開始會一起吃午餐、一起逛福利部、一起討論放學去哪間文具店。


不知不覺我們成了好朋友。


養成了一樣的習慣,很相似的食性,很相近的喜好,還有好多共同的秘密。既使在一起的時間已經很多,我仍然喜歡在課堂上偷看她,那是我暫時無法跟她分享的秘密⋯。


日漸頻繁的信任感與女孩對我的肢體接觸,總讓我心跳加快,偷偷享受。我想這是確定自己喜歡上容仙了。


當我肯定了這想法,喜歡的感覺開始加速擴大,快得連我自己都有些無所適從。我還沒做好與她分享這秘密的心理準備。


我們初吻的那天,她在天台上搶走我手上的牛奶,仰頭就是一大口。洋洋得意的跟我說“被我喝光光了,傻瓜。”

”傻瓜應該是妳。”我向前一步撈過她的脖子,碰上她的唇,伸出舌尖舔掉她上唇的牛奶。”這不就回來了嗎?”緊張又心虛的說著。


上課鐘聲救了滿臉通紅、無法回神的她。


整堂課我眼睛沒有離開過容仙的側臉,想知道她的表情會不會傳達她的內心。


下課時間容仙仍舊沒有回頭,也沒有離開座位。我為自己狂妄的舉動感到後悔,心裡邊暗罵自己的愚蠢、邊想破頭要找個她可以接受的理由。


意外的是,放學的她恢復了往常。


我們都有默契的絕口不提那個吻。


依舊是好朋友,依舊是女孩間頻繁的肢體接觸。容仙的沒有防備,讓我幾度以為,我有下一步的機會這樣的錯覺。


我們的關係越來越遊走在曖昧之間,但我不敢問容仙她是怎麼想的。不單只有我被容仙吸引,她的追求者眾多,尤其是高中這樣的年紀,發情的男生怎麼可能放過美麗的女孩。


一邊享受曖昧,又一邊擔憂容仙對別人動心。


班上的女生被隔壁窮追不捨的男生派來探容仙的口風,“我對他沒有什麼特別的感覺。”

“容仙,他很不錯耶,功課好人緣也好,還是他們班上的模範生呢,怎麼一點感覺都沒有。做個朋友而已嘛,怎麼只跟文星伊玩一塊,難不成妳們同性戀嗎?”班上的女生對著我們倆開玩笑。


這個玩笑在容仙跟我心裡起了很大的波瀾,這三個字原來由別人口中聽到是那麼的沈重,足以壓垮這兩年多的”友誼“。


聯考當前,容仙用這個理由遠離我的生活,不再一起吃午餐、跑福利社、上天台,她用讀書做題填滿考前的日子。


我開始患得患失,對我跟容仙的過往也是,對我的成績也是,渾渾噩噩混到聯考結束。不難想像我的分數跟我已死的心一樣難看。


分發的那晚,我接到思念已久的來電,她在我家樓下等我。


容仙果然考得很好,上了她的第一志願。我一邊恭喜她一邊假裝沒事的話家常,想忽略掉這段時間的尷尬,還有我見到她掩不住的欣喜與思念。


到後面我已經忘了她說了什麼,只記得那個擁抱。


她抱著我哭了好久,她說太多現實我們面對不了,她說她無法回應我⋯。


那麼多年後,我仍舊記得那個輕吻,也仍舊記得分離時的擁抱。沒有辦法再像愛上妳那樣喜歡別人,容仙還是深刻在我心底。


金容仙,她是我愛了好久的女孩。

那個佔據我整個年少的女孩。





別人的青梅竹馬


       文星伊在大學遇見了金容仙,年長一屆的直系學姐。見到她的第一眼,目光就死死的被抓住了。或許是校花般的容貌、或許是太陽般的笑容、又或許是太過清澈的雙眼⋯總之,就是說不上來的喜歡! 


       好像是第一次感受到內心那樣悸動,讓她禁不住想要親近金容仙,於是乎文星伊時常藉故在金容仙身邊打轉,ㄧ找到機會還會不停的示好,若有似無的身體接觸,也不怕她尷尬拒絕自己。

       不乏追求者的金容仙雖然覺得文星伊很油膩,卻也沒有想要推開她。相較其它追求的人,文星伊與自己相處的更自在,也因為是女孩子的關係貼心的很,還有,總是穿著白襯衫搭牛仔褲的樣子頗吸引人,乾淨又清爽,皺著鼻子掛著好看的微笑!

       原來引力不僅止於有質量的物體與地球,也存在在人體與人心之間碰撞著⋯

       不知怎麼開始的,文星伊搭在金容仙肩頭的手慢慢滑過肩膀、撫上脖子、耳後,停留在她臉頰與耳垂的交界處,稍稍用力,一下子縮短了兩人的距離。

       雙眼微閉,文星伊輕輕吻上,溫柔的往唇覆蓋上去,微微張嘴含住金容仙下唇輕吮著,發現並沒有被對方拒絕,舌尖淺淺劃過唇縫探向對方口中,柔柔的挑逗著。

       這是兩人的初吻,初嚐甜蜜的金容仙,喘著氣害羞又笨拙,憑藉著本能緩緩的回應著對方,她一點都不討厭這樣的感覺,反而沈浸在文星伊清爽又恬淡的氣息中。

       接吻是種很親密的舉動,交換彼此的氣息、感受彼此的溫度、品嚐彼此的甜蜜、捕獲彼此的心跳⋯直到缺氧心空,才捨得唇舌分離。

       被引力吸附的兩人順理成章的交往了,但除了在校園之外,接下來的約會卻都變成了四人同行⋯原來,兩人都有各自的青梅竹馬。

       丁輝人是金容仙媽媽閨蜜的小女兒,比自己小四歲,從小進出容仙家跟自己家一樣。自小就對功課又好、又會彈琴畫畫、容貌氣質又出眾的容仙姐姐崇拜不已,每天像隻小狗跟前跟後,纏著容仙不放。輝人乖巧又聰明,又非常愛撒嬌,自然很得沒有妹妹的容仙寵愛!

       至於文星伊則有個氣勢很強的表妹,叫做安慧珍,因為父母工作長期在國外的關係,自小寄住在文星伊家,雖然這小三歲的表妹老是對自己指手畫腳的,偏偏自己就是天生好姐姐,幾乎對安慧珍的要求是照單全收!

       原先四人相處的頗為愉快,畢竟年輕人一同玩樂就是一件開心的事!只是隨著日子漸增,文星伊與金容仙兩人獨處的時間幾乎也不復見了。

       雖然也沒有什麼不愉快,但輝人老覺得姐姐不該僅於此,她的容仙歐膩值得更好的,而且不應背負這種無法得到大家祝福的戀情,應該是一個更成熟更能照顧她的人⋯所以還是會時不時的暗示姐姐多考慮其他選擇。

       容仙知道輝人是為了她好,實在是無法責怪這個妹妹!

       星伊也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溫柔體貼對心上人一點也用不上!每每容仙的喜好、容仙的習慣、容仙的需要⋯總是被青梅竹馬的妹妹搶先了一步,擋在自己前面,一點表現機會都沒有,囧的連慧珍都想搖頭!

       慧珍其實也不想看著這個傻表姐吃悶虧,所以也有意無意的會跟輝人槓上!

       才剛確認關係的兩人,也被殘忍的現實消磨了初嚐愛戀的悸動⋯應該升溫的感情還沒更進一步,就被冷卻了!

       只能就這樣結束嗎?文星伊不甘心,這是自己第一次喜歡上一個人,一個會一直放在心上的人,一個緊緊抓住自己目光還有心的人,她明確的明白自己對容仙的感情不是憧憬,而是喜歡,任誰也無法取代,現在是、以後也是。希望自己可以在她身邊照顧她、保護她、喜歡她!

       不能,她不能失去她!

       走進教室,她拉起容仙就往外走,不顧容仙的錯愕、不顧她緊張的喊著她”怎麼了?””發生什麼事?”拉著她走到沒有人的空教室,文星伊緊緊抱住金容仙,金容仙慌張的說不出話來,畢竟這段時間的尷尬拉遠了距離,一時之間無法回應。

       但是她卻貪戀這個懷抱!

       金容仙何嘗不是也被觸動了,投下了感情,被文星伊的善良可愛吸引了,不知不覺讓她侵踏入自己的生活,獻出了自己的初戀!眾多追求者中,她只為她停留下目光,卻沒發現也留下了自己的心!

       “容⋯我不夠好,但是我想對妳好!可不可以只讓我對妳好“容仙默默流下了眼淚”嗯,只有妳”

       容仙知道這段時間星伊傷心了,其實自己也是!星伊時常不夠自信認定兩人的關係,讓她沒辦法很確定她是不是有當初那麼喜歡自己!但她現在確定了自己的選擇是對的!

       她們都是不善言詞的人,只有擁抱的溫度可以代替她們想說的,這個擁抱持續了很久⋯直到她們吻上了對方才騰出一點空隙⋯

      確定了彼此,她們在乎的不必是過去的青梅竹馬,是未來的十指緊扣!



驟雨

       雨天,斗大的雨點不停的落下,俐落的打在雨傘上,彈起、飛耀、灑落。酒紅色雨傘的主人此刻的心情跟雨勢剛好相反,平靜的不行。不知道為什麼內心可以這麼毫無波瀾,在被客戶摔掛電話以後、在接住主管扔到自己臉上的企劃案以後、在茶水間聽到同事的閑言閑語以後⋯。

       好像這樣的人生從來不是自己的,該努力的自金容仙懂事開始一天沒有落下過,該面對的也從來不推卸,但該爭取的⋯似乎就是少了些什麼動力,慣於了溫柔乖巧、逆來順受。肩上揹負的東西猶如這些化不開的雨點,直直的重重的垂落下。她仍舊平靜的走在雨與傘的叢林間。傘叢間突然閃入一個好看的側臉,修長的手指劃過金容仙的手背,接下紅傘的傘托。

       還來不及反應,傘被接過!拉起一抹微笑對著金容仙「雨太大了,可不可以借我躲一下!很美⋯傘,很美!」一秒吃驚後,金容仙才緩了過來「可以,往車站嗎?」「對,跟你一樣,往車站」雖然有些不解怎麼知道自己也往車站,金容仙沒有開口問,依舊靜靜的走著,但卻注意到了身旁人把傘完全側向自己的貼心舉動。到了車站,收了傘,她沒有急著將傘還給金容仙,反而盯著她咧嘴一笑「今天真是太謝謝妳了!妳好,我叫文星伊,想跟妳做個朋友!」

       雖然覺得突然,但卻不討厭這樣的笑容「不客氣!妳好,我叫金容仙!」

       這場雨中的邂逅並沒有立刻結束,原來兩人回家的路線一致,同站下車,分別住在相隔不到五分鐘的社區,公司也在同一區,性質也是相似的行銷企劃公司。諸多巧合讓幾乎頹靡一整天的金容仙沒想到可以跟一個剛認識的人斷斷續續聊這麼多,大概是太久沒有親近過任何人了吧,但是文星伊說話的方式一點都不客套,卻又不是那種裝熟似的熱情,不慍不火談吐讓人很舒適,即使才剛認識一個小時不到!

       分別之際,兩人交換了聯絡方式,文星伊說想約她之後喝個咖啡,因為要好好謝謝今天的’傘情’金容仙沒有拒絕,沒有拒絕想再次見到眼前的人。在金容仙轉頭離開時,文星伊喊了她「容仙xi,雖然不知道什麼事讓妳看起來不是很開心,但是凡事都應該可以跨的過去,就像雨後會有彩虹,不要把不開心的事情放在心上太久!啊⋯對不起,我不是故意假裝瞭解妳,只是覺得妳笑起來會很美的,晚安了,改天見!」

       轉身,眼淚滴落!剛剛文星伊那幾句話好像安慰到自己了!驟雨漸漸趨緩,彩虹暖暖在心底上升。

       那天後,星伊常常中午來找自己一起吃飯,一起分享這個可以喘一口氣的午休時間,忙碌到不能用餐的日子也會偶爾在下午收到星伊的咖啡與三明治,「只能讓工作壓榨我們的腦子,可不能讓胃也賠上了」她常常在送的咖啡杯上留些打氣叮嚀的字句給容仙,每個杯子容仙也都珍惜的拍下了照片洗了出來放在床頭,沮喪的夜晚只有看到這些清秀的字跡,就會想起那好看的微笑!

       星伊喜歡戶外活動,休假日她們偶爾也會騎著單車、或是放放風箏。雨天也會相約喝個咖啡、逛逛書店。有人陪著、有人分享的日子,跟以前完全不一樣了,雖然平凡,但內心的波動卻慢慢加劇,會開始期待一些什麼、開始擔心一些什麼,開始心上掛著一些什麼!雖然容仙好像還沒搞清楚這一些是什麼⋯。

       有同事發現原本沈默寡言的金容仙好像變得開朗了,「Solar,妳最近看起來好像蠻開心的,交男朋友了嗎?常送咖啡的那位嗎?」「不是男朋友啦,是一個關係很好的妹妹,公司剛好也在附近,外出順便幫我帶一杯而已。」原來是這樣嗎?容仙突然好像醒了過來,原來期待的是,一句星伊的問候。原來擔心的是,星伊她也是否吃飽、工作有順利嗎?原來掛念的是,星伊的笑容啊⋯。這些油然上升的想法,似乎讓金容仙有些慌張⋯!

       其實文星伊很早就注意到金容仙了,車站前、電車裡、小區裡的便利店、公司附近的小食堂,早上清爽的氣息與妝容、中午嫻靜的沈思、晚上疲憊的臉龐,還有應酬後歪歪顛顛的步伐。雖然只是數面之緣的巧遇。不知怎麼著,這些一幕一幕的都讓她在意了起來,她一直想著,這女孩的圓圓嫩嫩的臉蛋,清秀不靠化妝也精緻的五官,笑起來,一定很美⋯,很想這麼告訴她。

       慣於鴕鳥心態的金容仙在發現自己心情後,開始對文星伊日常的接觸閃躲著。拒絕午餐的碰面、假日的邀約、關懷的簡訊⋯。雖然沒有談過戀愛,但是從學生時代開始身邊不乏追求者,她明白自己對文星伊的感情不只朋友那麼簡單,發現這樣的感情她有點無所適從,也害怕被文星伊發現。比起自己躲開,她更怕文星伊主動遠離她,她不想因為自己的感情而失去她,這短短相處的日子裡,她已然成為她的彩虹,她害怕由自己親手劃破這溫暖。

       文星伊也不是傻瓜,理所當然發現了金容仙的躲避,只是她不明白是什麼緣故,她一度以為自己做錯了什麼,畢竟容仙是個認生的人,也很有可能是自己太快侵入她的生活,踩踏了她的防線⋯現在這樣的局面讓文星伊很喪志,她不知還有沒有機會再接近金容仙了,那個笑起來像太陽的歐膩、那個認真倔強卻又脆弱讓人想保護她的歐膩、那個不擅表達情緒卻體貼細膩的歐膩。隨著接觸的越深,她投入的不再只是好奇,她對她有好感⋯是的,她對她有極度的好感,會想佔有的那種好感!

       又是一場驟雨,金容仙依舊是那把酒紅色的雨傘,一個跨步文星伊踏入傘下,一把摟過金容仙的肩並接過傘托,「歐膩,又要借搭妳的傘了!」又是那一抹微笑、又是那清爽的氣息⋯好像一時失去了言語的能力,身旁的空氣壓抑著濃濃的尷尬。整段路上兩人沈默不語,好像誰都沒有立場先開口,彼此比初次見面還要陌生。容仙送到星伊樓下轉身欲離去時,手臂被星伊拉扯住,轉身看向星伊的眼矇,頓時讓容仙的心跳漏了一拍,滿溢情感的眼神,就如同自己的一樣。星伊從剛才就在忍耐了,一直想著怎麼打破這樣的僵局,最終還是沒能在容仙離開時忍住,伸手抓住,害怕失去的抓住。

       金容仙眼眶微微泛紅,看得文星伊心緊緊揪了一下,眼眶也跟著泛紅。「歐膩,是不是我讓妳不開心了?如果是可以不要生我的氣嗎?我不想要跟妳這樣尷尬,妳是我很喜歡很在意的歐膩」⋯很喜歡⋯很在意,應該跟自己對她的喜歡在意不一樣。「沒有,星伊啊!不要多想了,我只是最近比較忙⋯」客套的推託之詞讓星伊一下子委屈湧了上來「騙人!雖然妳沒有明說我也感覺得出來妳故意疏遠我⋯我知道妳在躲我,可能我有做錯了什麼,但我實在不想這樣就被妳推開,我⋯我好害怕身邊沒有妳。」

       容仙的腦袋好像被敲了一下,重重的「⋯這是什麼意思?」「歐膩只把我當妹妹吧,所以即使認生還是非常配合我,不喜歡外出還是陪著我去郊外,吃東西也是順著我的喜好,看電影也是讓我挑喜歡的片⋯但是其實我也很想配合歐膩,想要妳對我任性的撒撒嬌,想要常常看著妳笑,也想要陪著妳開心⋯我⋯我喜歡妳!不是單純朋友的那種喜歡、很喜歡的那種喜歡!」

       金容仙聽完這番告白,她矇了!是跟自己一樣的喜歡!她有獲得的資格嗎?像一道光芒降臨在自己身邊,伸出握傘的那雙手彷彿像是握住了墜落中的自己,體貼、溫柔、無微不至,卻因為自己不敢面對的感情,自私的推開文星伊,這段時間讓她處處碰壁、節節退敗。失落的語氣、無奈的笑容盡入眼底,仍舊對她的無奈視而不見。每天下午還是會收到寫了字條的咖啡,只是怕自己不肯收,還委託了店家送來公司⋯。到底怎麼忍心這樣對她?她的心意應該是顯而易見的,卻被自己給糟蹋了!

       「歐膩,我還是給妳帶來負擔了⋯原本想藏著不說出口讓妳困擾的,但越被你疏遠就越害怕連當朋友的機會都沒有,也越無法控制自己的感情⋯歐膩對不起了,以後我會自動消失的,妳要好好的,多帶著妳的笑容,妳真的很美!」

       「不要走!」容仙的眼淚落了下來,聽到這些告白心都揪了起來,她終於明白自己沒有辦法失去她,這段時期對於星伊的感情已經遠比想像的深!她走向前抱住了她,緊緊的。文星伊愣了一下才反應過來把金容仙圈進懷裏。這個擁抱很長,眷戀著對方的氣息與心跳,沒有言語卻完全能夠感覺對方的情意⋯。很久,金容仙才緩緩退出這個懷抱,「星啊,對不起讓妳傷心了,是我沒有看清你對我的好,是我不夠勇敢面對妳也面對自己,我有很多缺點,這樣也沒關係的話,讓我喜歡妳吧!文星伊!」

       雨不知何時停了,兩個相擁的身影旁垂落著紅傘⋯灰暗的天空彷彿看得到螢虹閃過⋯

一輩子,有毒!

       高中以來,她們就一直是好朋友了!一起上課、一起同路線搭車下課、一起上同一間補習班、一起參加同一個社團⋯已經不記得是怎麼越來越接近,越來越一起的了。只記得這樣的日子很美好,在別人的眼中也覺得兩人一起是應該的!

       有天金容仙看到雜誌介紹現在時下流行的塔羅牌,想也不想就打電話預約了兩個人一起去算算。但文星伊向來就是那種只相信眼前擁有的,不相信未來無法掌握的。她跟容仙說「怎麼可能算塔羅這種東西就可以知道未來,就算先知道了,我們不就失去體會過程的快樂,只會等結果了嗎?」容仙笑嘻嘻的說「就是想要去體驗一下嘛!況且,我們辛苦的高中生活必須也要讓我們知道以後是不是真的跟我們的努力成正比啊」她露出溫暖又傻氣的微笑,讓星伊總是難以拒絕她的所有。

       大概就是這樣她們才會在上了高中認識不久,就馬上成為了好朋友,很好的那種。她們分享彼此的筆記、讀書心得、課外讀物、上課時間、下課時間、愛吃的食物、喜歡的音樂、彼此的衣服鞋子⋯到彼此的親暱。容仙像是太陽給予星伊光明跟溫暖、還有無限的寵溺。星伊像是潮汐給予容仙包容跟安慰、還有無限的溫柔。一旦習慣了對方就無法失去,還會更想擁有、還會更想獨佔這份只屬於自己的甜膩。她們心裡都很清楚對方不會是別人的太陽跟潮汐,只有對自己!即便在這個情愫才剛萌芽的年紀,忍不住的彼此吸引靠近。

       塔羅牌沒有告訴她們能不能考上好大學,卻為她們預告她們會當好朋友很久。還告訴她們以後年紀大了日子會過得很好,告訴容仙會嫁給很疼愛她的人,會帶著她到處旅行!而塔羅牌告訴星伊她將來會是個有錢人,存款會超過千萬⋯但是55歲那年絕對不能搭飛機,因為會墜機⋯。

       聽完了塔羅牌的預測,兩人久久不能自己,星伊心頭的緊帶出了喉嚨與鼻子的酸,果然要長大的話還是要面對這一天的,她無法獨佔炙熱的太陽,她終將會屬於別人,雖然這是常理不需要事先適應,但希望一輩子都不要走到這天,她無法把這份重要的美好出讓!

       容仙卻是慌張的拿出記事本認真的寫下什麼,「星呀,我記性不好,記事本每年都要換一本的,你一定要牢牢記住啊,我們55歲的時候絕對不能搭飛機出國玩,一定要提醒我每年換記事本就把這件事先寫上」
「我們?出國?」
「對啊,塔羅都說妳以後是個有錢人了,不該帶我出國嗎?」
「到五十幾歲還要一起出國嗎?不是應該跟疼愛妳的老公去?」
「星啊,我還沒想過這些,但塔羅牌明明說了我們會一輩子在一起,難道妳有錢以後就要丟下我嗎?」
「⋯一輩子嗎?」
「是啊,這個我有想好,我想賴妳一輩子!」
「容啊,這個一輩子,有毒啊」

          飲下這個毒,在星伊心裡好久好久⋯。




———————————————————————

第一次發文獻醜了,因為太喜歡MAMAMOO,太想留下自己的心情,留下對日月的愛❤️